遊湖.登山.又看海

趁著抗戰勝利70週年紀念的特別假期,四天三夜倉促的去了趟山東
到了濟南,看看大明湖的亭台樓閣
到了泰安,登上五嶽之首一睹旭日初升
到了青島,走馬看花地在這充滿殖民色彩的城市轉了一圈

想起在飛機上看到一篇文章,作者在前往西藏的途中寫了句她認為很矯情的說話:「有些地方,你在心裡想了很久很久,有一天你就真的帶著自己去了。」

抵達山東的第一站是濟南,對於這城市的認識其實很少,只知道這是大明湖的所在地。湖區內柳樹翩翩,陣陣的秋風掀起一番涼意,絲毫不覺悶熱。區內遊人不多,與湖區外熙來攘往的街道形成強烈對比。加上天色晴明,湖水將岸上景色照得清澈,仿如一面水中明鏡。 景區不用門票入場,不時看見當地的濟南大媽在園區內晨操、與三五知己坐在湖邊聊聊一切生活瑣碎事,別有一番悠然自在。大明湖區內建有老舍紀念館,除介紹老舍先生的生平事跡外亦備有不少其文學作品供遊人閱覽。

離開大明湖區後參觀了在旁邊的五龍潭,與大明湖相比的確沒有甚麼特別,加上對五龍潭的歷史文化認識也不深厚,故沒有停留太久。再到附近的趵突泉也就沒有甚麼興趣參觀,反而是直接往芙蓉街裹腹去了。芙蓉街是濟南有名的老街之一,基於良好的地理環境,從明清時期開始就一直是濟南最熱鬧發達之地。近年來更以小食聞名,成為了濟南有名的食街。

離開濟南後便直奔泰安,自西安之旅以後就一直想要再去登山。泰山貴為五嶽之尊,無容置疑地成了我的下一個選擇。泰山僅有海拔一千五百多米,其實不算太高,五嶽中排行第三,比起以險峻為名的西嶽華山還要低了六百多米,只花了不到四小時便可登頂。但登泰山之難在於十八盤那一千六百多級的樓梯,沒有一個休息停頓的平台,登不了頂又下不了山,高不成低不就。過了十八盤後到達南天門,但距離玉皇頂或日觀峰大概仍有30-40分鐘的路程。

也許我真的是有眼不識泰山,在我看來,泰山的風景也就不過如是。山上雖松樹林立,卻像複製般似的,只是大小有些不一罷了。泰山上的石刻很多,無一不是誇讚泰山的文化地位。從古時的皇帝天子、文人豪傑到近代國家領導人、政治家等等,都在泰山留下或長或短的字句。從登山的一刻到離開泰山景區,足足在其中逗留了十二個小時,當然這包括停頓休息、拍照和遊玩的時間。但泰山的宏大,恕我一時三刻無法領悟,就如上述作者所言:「就像登珠峰的人並不是為了到山頂去看風景,而僅僅是因為挑戰自己。」埋藏在濃霧裡的泰山沒有我想像中美,但至少我還是做到了,再一次挑戰自己,用自己的雙腿走了一遍。

然後,我把旅程的最後兩天留在青島。青島的美,難以用任何文字去形容。就如中國近代文學家梁實秋曾於《憶青島》一文裡寫道:「我雖然足跡不廣,但北自遼東,南至百粵,也走過了十幾省,竊以為真正令人流連不忍去的地方應推青島。」短短四十多字,可見其對青島的評價極高。

然而從離開泰安到抵達青島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依照爬山時認識的小伙伴的介紹,找到了當地有名的王姐燒烤店作晚餐,還真的一大堆人在排隊,吃過後便回青年旅舍休息。

來到旅程的第三天,也正式展開我在青島的闖盪。一路上走過青島郵電博物館、江蘇路基督教堂、德國總督館邸等地標。參觀完德國總督館邸後,看著治途的德式建築群,如今變成了尋常百姓家,只道歷史就是如此的耐人尋味。順路走,走到了信號山公園的觀望台,從高處俯瞰青島全景。青島的確跟大部份中國城市的面貌大有不同,除了一片坐落在市中心的大海外,她有著歐洲小城風味的感覺。當然,這是基於殖民歷史的因素,但與現代化建築物結合起來更形成一種另類的城市特色。

在市內漫無目的的溜達著,又轉到德國監獄舊址。紅磚外牆配搭陰霾密佈的天氣,令荒廢了的監獄更顯陰森。在德國侵占青島期間,牢房為德國關押非中國籍人犯的監獄。至日本侵華時,為日本海軍囚禁場。參觀牢房本來就不是一件會令人感到多興奮的事情,更令人驚悚的日軍侵華期間專為中國抗日人士「打造」的各式牢房和刑具,當中以日軍水牢最是殘酷。1938年1月日本第二次佔領青島,在囚禁場地下室增設了水牢、刑訊室。水牢東長6米、南北寬4.7米、高22米、水深0.33米。水牢房頂橫著一根鐵樑,鐵樑上排有數個鐵環,被囚者吊於鐵環,雙腳站於污水之中,其慘狀難以想像。看到這的時候,剛我好身後的一個人說了一句:「他媽的日本人也太變態了吧!」其實,我認同。

離開舊監獄後,便往青島奧林匹克帆船中心去。那怕是途中下了一場大雨,也絲毫無損遊人的心情,依舊樂此不疲。我本來就喜歡看海,即便下雨,沿著奧帆中心一直走,到五四廣場,朝著八大關的方向,邊走邊看。那是在所有的下雨天裡,我最開心享受的一次。到了八大關,雨漸漸停了下來,縱然天色有點混濁,如風景畫般的景色半點也沒有比下去。走進公主樓的酒吧,喝著地道的青島啤酒,享受著現場樂隊的表演。與其說寂寞,更多的是悠然自在,是在繁忙的工作和失活裡所缺失的自在感。

然後和在青年旅社認識的一位來自北京的旅人共進晚餐,他說他每年都會來青島住上一個月,這已經是第八年了。他帶我來到一家地道的青島餐館,沒有一桌旅客,只有地道的青島人。然而,這不知道是我第幾次和陌生人喝酒吃飯。這樣其實很有趣,天南地北,無話不談,無所不聊。晚飯過後,又相約了爬泰山時認識的小伙伴。他叫艾強,剛好和我同年,西安人,在北京讀書,青島工作,工程系碩士畢業生。我喜歡在旅程中結識來自不同地方、不同背景的人,遇上聊得來的以後還可以當朋友。在西安時、在威尼斯時、在羅馬時,也都一樣。旅行對於我來說,從來都不只是看看風景遊山玩水,更多的是擴闊自己的圈子,看看會遇上什麼有趣的人和事。那個北京的旅人跟我說:「最好的朋友是旅行時認識的。」我不確定他說的是否是對的,至少我們曾經一起經歷過一些事,不管以後是否還會相聚,但每個片段都是珍貴難忘。

最後一天青島終於放晴,又去了一趟八大關。參觀了公主樓以外,八大關的另一大景點 – 花石樓,這裡曾是蔣介石的故居之一。沿途看到好多新人在拍婚紗照,忽然覺得,很多人花錢去韓國、去歐洲,為什麼就沒有想過其實青島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離開八大關後走進第一海水浴場,有嚴重潔癖的我,也忍不住走到海灘玩玩水,因為實在是太舒服了。正如梁秋實先生寫道:「青島之美不在山而在水。匯泉的海灘寬廣而水淺,坡度緩,作為浴場據說是東亞第一。」但我沒有走完棧橋便前往最後的一站 – 劈柴院,青島最好吃的小吃全都在裡面。拿著新鮮烤的海鮮,加上一杯原漿青島啤酒,午餐也就這樣了。最後在乘坐往機場的旅遊大巴前,又忍不住再去一次浙江路天主教堂。在國外我看過的教堂很多,青島的絕不是最漂亮的。但在歷史因素的乘載下,青島的教堂顯得更有故事了。

青島就是一個讓人覺得太舒服、太放鬆的城市,光是擁有一片座落在市中心的大海就已經令人找不到任何想要離開的理由,加上山東人的熱情和單純,這樣的樂土,我一定會再回去。